首页 > 资讯 > 正文

九寨沟震区生死24小时:各路救援人员紧急驰援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7/8 11:01:39

  九寨沟地震迅速聚焦了全国人的目光,24小时,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们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悲欢离合。地震发生后,为抢抓72小时黄金救援期,有关部门和单位纷纷向震区派出抢险突击队,把抢救生命放在第一位。截至9日10时,武警部队166名官兵奋战救援一线,另有1200余名官兵、67台(套)装备机械担负抢险救援任务。

  8月8日21点19分

  地震突然来了

  导游杨娴今年43岁,在当地做地接导游已经有20年的时间。8月8日当天,她正带着一支17人组成的河北旅行团。

  杨娴的房间是酒店安排的工作人员房,与游客的房间分开。21点19分,地震发生,“我们房间的位置在一层,距离酒店的大门很近,地震过后就赶紧跑到了酒店外的空地上。”等杨娴跑到室外后,她发现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其中许多人还穿着睡衣,呼喊声、汽车报警器声交织一片,借着灯光,她能看到不远处山上冒起的烟尘。

  21点22分,中国地震台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马上发布”,21点24分再次发布消息称:“8月8日21时19分在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附近(北纬33.20度,东经103.88度)发生6.5级左右地震,最终结果以正式速报为准。”

  地震发生后,四川省地震局立即启动地震应急预案,实施一级响应,并立即召开紧急工作会议,安排部署应急处置工作,同时指令当地防震减灾部门迅速赶赴灾区组织抗震救灾工作。

8月9日下午16时左右,德阳消防14名党员突击队员徒步行军10余公里,历时3小时到达洛日朗附近一带搜索被困群众,期间余震不断,大小石头不断的从山上滚下来,救援官兵把生死抛开,寸步难行的在山间搜寻。 图片来源:四川消防供图 8月9日下午16时左右,德阳消防14名党员突击队员徒步行军10余公里,历时3小时到达洛日朗附近一带搜索被困群众,期间余震不断,大小石头不断的从山上滚下来,救援官兵把生死抛开,寸步难行的在山间搜寻。 图片来源:四川消防供图

  8月8日21点38分

  第一时间救援 震级确定为7.0级

  震后第一时间,武警及解放军便展开了救援行动。地震后,四川省军区当即启动发生地质灾害应急预案,通过卫星电话联系九寨沟武装部了解详细灾情,并命令阿坝州军分区和所属武装部、民兵做好救灾准备。武警四川总队获悉发生地震灾情后,首先责令驻阿坝州武警支队和九寨沟县武警中队了解灾情,做好准备随时展开救援工作。

  而这个时候,杨娴已经找齐了整个团队的17名团员,“我是做导游的,嗓门比较大,一出酒店大门我就开始呼喊。”杨娴白天的时候记住了所有团员的名字,终于将各自逃生的团员们聚拢起来。

  “前往九寨的路上,我曾经在大巴车上给游客们讲过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事儿,因为这个团里有很多小朋友,所以我还说了一些地震发生时的注意事项,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她说,“其实我挺佩服现在的小朋友们的,团队里的孩子都不到10岁,但是在地震发生后,他们表现得比家长还要镇定。”

  21点38分,中国地震台对震级做了一次修改,震级被修改为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

  8月8日23点

  华西医院的医生从成都出发

  地震发生后,九寨沟县部分地区出现了停电的情况,国网四川电力公司启动应急响应,调整当地电网运行方式,努力恢复因地震导致中断供电地区的电力供应,立即调集绵阳、德阳、成都的应急发电车,随时准备出发赶往灾区。到了23点20分,九寨沟县城全部恢复供电。

  地震造成人员伤亡的消息也迅速传播,23点左右,华西医院的医生就从成都出发赶往灾区,但因为路途较远,所以8月9日早上9点多才赶到了九寨沟县人民医院。随队的卢医生说:“我们到的时候县人民医院收治患者较多,差不多有190余人。”

  卢医生称,地震发生后,华西医院派出的医护人员经由两路赶赴灾区,并且随救护车自带了充足的医疗物资和后勤补给,“我们一路是汽车,一路是乘飞机到九黄机场,再往震中走。”

  地震发生以后,武警四川总队阿坝支队近300人来到九寨灾区,“我们跑步过来的”,在疑似埋有失联人员的漳扎镇天堂大酒店,阿坝武警39人的应急救援中队携带支撑气球、多功能钳等救援装备分批进入现场。

  有消息说,九寨洲际天堂大饭店里面有十几个失联人员。现场指挥抢险搜救的武警阿坝支队一大队教导员介绍说,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救援搜索,截至9日16时,武警部队应急救援中队暂时还没有发现失联人员和生命迹象。

  8月9日2点

  村民搬柴火为室外避震游客取暖

  高原地区的昼夜温差很大,地震发生后的夜里,很多震区的居民都是在室外过夜的,“晚上不时还会出现余震,我们是本地人,比较习惯了小的地震,所以入夜之后就回到了房子里,但是很多外地游客都没有经历过地震,所以比较害怕,晚上都不敢住在房间里。”家住九寨沟县的张凤强说。

  九寨沟县漳扎镇干海子村村民周女士说,入夜之后,当地的村民自发将自家的板凳和棉被搬了出来,周围旅店也将低楼层房间的棉被搬到空旷的草地上,供外地游客和本地村民使用。

  干海子村左右环山,早晚温差较大,“村民们还搬来柴火,和游客围坐在一起烤火,餐馆也把食材贡献出来,直接在火上烤了填肚子。”周女士说,“我们这边之前也有过地震,大家就比较镇定,帮忙安抚游客,让他们冷静下来。”

  这个夜晚,导游杨娴带着17位游客睡在了大巴车里。她的这个旅行团中还有很多孩子,晚上住在大巴车上很难入睡,“孩子们很听话,也没有吵闹,就这样我们熬过了一夜。”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村中有一些2008年汶川地震遗留的帐篷篷布,村民还有自己修建房子剩余的钢管,当晚许多人临时搭建了帐篷,大家三五户人家聚集在一起共用一个帐篷过夜。

  8月9日6点

  救灾车队长龙进震区

  天亮了,当地的餐馆煮了鸡蛋,免费分给村里的老人和小孩,当地的水源因为地震被污染,超市也以低价出售瓶装水和泡面。

  “早晨6点,我们接到了旅行社的通知,让我们撤出震区,旅行社给我们推荐的路线是北线,也就是从九寨沟县到甘南,然后到兰州,但是后来和当地政府沟通后了解到,这条路有塌方,所以改成走东线,直接从九寨沟县到成都。”杨娴说。

  2008年汶川地震时,杨娴刚好也在九寨沟带团,“当时我们在栈道上,地震过后,手机一下子就没有了信号,直到撤出了景区才从收音机里了解到汶川发生了那么大的地震。这一次地震以后手机信号没有中断,能够和外界沟通,所以会比较安心。”

  一路上,杨娴和她所带的团队行程都比较顺畅,“往外撤的都是旅行团和自驾游的车辆,朝着震区方向的都是消防和部队以及救护的车辆,一眼望不到头。”

  8月9日12点

  出去的人和进来的人

  中午12点,老李的车最终在一道接近45°的“土坡”前停了下来,这“土坡”才形成了不到一天。地震让大量的山石和泥土滚落,经过大型机械不断夯实、推挪,勉强恢复了通路。

  十多个从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撤下来的游客翻过了土坡,接近3000米的海拔让人觉得有些吃力,维持秩序的民警一边帮忙举着行李,一边鼓劲:“再坚持几百米,前面就有车接你们出去了。”

  刚刚完成伤员的转送,何冰(化名)开着一辆救护车向游客们相反的方向驶去。何冰来自九寨沟邻县的医院,前一晚大地晃动之后,他们接到了进入震区的命令。医疗队伍早早被滑坡阻住了去路,何冰和同事们只好步行向天堂饭店前进。路上散落的石块就是危险的信号,预示着有落石的危险,何冰用冲刺的速度跑过去,到了开阔地才敢歇歇。“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还好夜里的月光比较亮。”

  同样在地震这晚被滑坡阻挡的,还有李亮(化名)所在的民兵部队,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一辆载员50人的大巴“超载”了,过道里都挤满了民兵,“估计装了有快100人。”民兵们携带了200箱矿泉水和食品,一路总有裹着被单、惊魂未定的游客站在那,物资随之分发出去。等凌晨5点抵达饭店时,物资只剩下了不到100箱。

  到了8月9日13点,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的停车场上已见不到游客的身影,只有三五成群的工作人员在等待着疏散。对面山体在地震中扬起的烟尘还没有散去,一阵风吹过,被卷了过来。

  8月9日15点

  门板上的遇难者

  8月9日15点,饭店员工陈涛(化名)蹲在门口,旁边放着两块门板,一块已经空了,一块躺着同事小李的遗体。地震发生时,饭店餐厅的工作已接近尾声,收拾过后厨,小李走向卫生间想抽根烟歇歇。走廊突然开始摇晃,小李被掉下来的石块砸中倒地。

  门口空着的门板上原来还停着另一具遗体,陈涛和同事们先挖出了那人。“他还有口气,说小李也被埋在了附近。”但小李被埋得有些深,陈涛和同事们试了很久都没找到。最终8月9日的下午,在武警部队的帮助下,小李的遗体被找到。

  陈涛和小李都是20来岁的年纪,虽然一个是本地人、一个来自成都,但同在一个饭店工作,他们成了要好的朋友。服务生的工作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不算太多,但俩人休息时也总爱出去聚餐。

  第一具被找到的遗体很快等来了亲人,家属找来辆皮卡拉走了他,但同事们联系不上小李的亲属。陈涛蹲在门板旁不怎么吭声,“我想陪着,等他被接走。”地震发生后,陈涛和同事们曾想尝试把伤员往漳扎镇方向转运,但剧烈的震动过后,几处山体像“被刀削下来”一样,这成了一条不可能的路线。

  8月9日17点

  道路抢通 漳扎镇驶来一辆辆巴士

  8月9日16点,被巨石阻断的道路终于贯通了,距离漳扎镇还有20多公里的滑坡处,那块山上落下的巨石被铲车推到了一旁。

  指挥维修的工程人员冲着对讲机大喊:“到底通了没有?”那边的回答有些模糊,但几名村民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他们因为上山采药被困了整晚,想赶快回家。之后是汽车,为防止滑坡的再次发生,一辆车完全通过后拉开百米的距离,下一辆才被允许通过。离漳扎镇越来越近,一辆轿车停在路边,落石正砸在驾驶室的位置,车主的下落不得而知,只有椅背上还留着斑斑血迹。

  所有人都想尽早离开这里。

  17点,随着路况持续改善,漳扎镇上驶来了一辆辆巴士。民警大声安排着人们将行李装车,被带走的不只有游客,还有那些来自异地的打工者。对于九寨沟来说,这个夏天的旅游旺季已经提前结束。

  19点45分,东航MU2318次航班从九寨黄龙机场起飞,目的地是西安,机上共有120多名因为地震滞留在九寨的游客。9日当天,九寨黄龙机场共计划了22个正班航班以及一个加班航班。

  9日22点

  各地游客陆续到家

  截至9日22点,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当地已累计转移近6万名游客和务工人员,经过初步核查,地震已致19人死亡,其中游客8人,本地群众2人,其余9人的身份正在核实,而四川省全省共收治伤员247人,其中轻伤员207人,重伤员40人,重伤员中已有27人转移至成都、绵阳等地医院。

  21点11分,由九寨黄龙机场飞往西安的东航MU2318次航班抵达西安咸阳机场,这也是东航接送九寨沟滞留游客的第一个航班,120多名游客顺利抵达。本版文/本报记者 付垚 刘汨 郑林

  见习记者 戴幼卿 实习记者 葛珊 王金


相关阅读:
蛋糕店导航 http://map.dangao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