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正文

当恐怖分子也成了美国人,你说有多恐怖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6/11 23:43:54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发生了美国史上最严重的枪杀案,死亡50人,受伤53人。

案件发生在佛州凌晨2点,先是枪手与警察开火,随后枪手躲进名为“脉动”的同性恋夜总会。再然后,大批警察增援,枪手挟持里面超过300人为人质。在经过三个小时的对峙后,警察爆墙而入。枪手开枪扫射,人仰马翻,39人当场死亡,11人送往医院后死亡。枪手被击毙。

一时间,无论是美媒体还是身边朋友都问在美国的岛妹:是恐怖袭击吗?马丁是恐怖分子吗?

在岛妹看来,这可能是一起深刻改变美国政治走向的案件。

准备

29岁的枪手奥马尔·马丁,一夜之间已经登上了全世界网站报纸的头条。

他作案前的准备是这样的:枪击案发生前几天,他购买了一支格洛克17手枪,一支AR-15式的半自动步枪还有很多子弹,这让警方认为他“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和准备”;扫射前,他打电话给911,报上自己全名,并发誓效忠IS领袖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IS后来还在官方通讯社声称对该事件负责,称“IS战士发动了此次造成逾百人伤亡的袭击”。

人们会问:为什么?

 

 

当恐怖分子也成了美国人,你说有多恐怖

 

动机

出生在纽约、土生土长于美国的马丁,属于美国的二代移民,父母来自阿富汗。马丁父亲此前对于行凶动机的说法是:儿子有反同情绪,曾经看到两个男人当面接吻,这让他感到愤怒。

但今天的案件进展却让此扑朔迷离了起来:不止一名目击者称,马丁曾经用同性恋交友app与其攀谈聊天,并且在那家酒吧也曾多次遇见马丁。这与其父的说法形成了明显的矛盾,所以其动机究竟如何,其实还不甚明确。

但已经明确的是,FBI直接将此案定义为“国内恐怖袭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称“这是一起恐怖行为和仇恨行为”。

相较于原来的遮遮掩掩,打死都不承认,相对来说,美国官方这次对恐怖袭击的定性已经“爽快”了很多。

 

 

当恐怖分子也成了美国人,你说有多恐怖

 

话题

奥巴马政府一直为民众、为反对派所诟病的,是在打击以ISIS为代表的极端恐怖主义上的“软弱”,尤其是基于在中东地区的战略考量以及国内外变化的形势,美国一直都没有强有力的行动方案。

对于恐怖主义,9/11事件无疑是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前,美国民众普遍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自由开放民主的国家,完美的制度、良好的经济以及先进的科技可以确保绝对的安全;9/11事件则打破了这一幻想,让恐怖主义成为了整个社会的噩梦,成了敏感话题。因此,美国民众普遍希望政府在打击恐怖主义,尤其是海外恐怖主义方面变得强硬。一旦确认突发事件跟恐怖主义相关,民意必然要求政府有所作为。

但从心理上来讲,民众会认为“9/11”是外来的恐怖分子对“我”本土的袭击,只要加强防范,总归可以避免。然而,从波士顿爆炸案到此次枪击,当美国民众发现,越来越多的枪击案或者爆炸案制造者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时,该恐惧的居然是“自己人”——

根据“大规模枪击事件追踪”数据,去年,美国共发生37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475人丧生,1870人受伤。其中, “独狼”式袭击有明显上升趋势:2015年,美国全境至少发现75名土生土长的暴力极端分子在行动,至少21%的恐怖分子正在美国策划袭击。

从感情上来讲,这当然令人难以接受。而在美国,这种枪击案一般不会轻易被定性为恐怖主义袭击:因为家家户户都有枪。所以,昨天枪击案之后,纽约一家报纸的头条就是:感谢全美步枪协会,让恐怖分子可以合法地买到枪,展开屠杀。

但其实话题的最根本点还不在于控枪、禁枪的争论。真正的问题在于,作为世界上反恐最不遗余力的国家,为什么从2013年至今,美国的“本土恐怖主义”却越来越严重?

内部

如果从内部看,这些原因可以归于社会各方面矛盾的激化:贫富差距拉大、种族问题突出、宗教信仰冲突、两党分裂等等。

美国今天的贫富差距问题相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严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显示,从2000年至2014年,美国229个大都市区中有203个出现中产阶层占总人口比例下降的情况;从全国范围来看,美国中产阶层占总人口比例从2000年的55%缩减至2014年的51%。

同时,近年来,美国社会大规模游行以及群体暴力事件都与种族矛盾相关。而与白人与黑人之间矛盾冲突不同的是,美国全社会对穆斯林抱有敌意甚至恐惧。有人曾经做实验,身穿穆斯林白袍将背包放在路人身边,大多数人发现后立即飞奔离开,甚至报警。

而对某一事件或群体的利益诉求或反对,也会成为制造恐怖行为的原因。在20世纪80年代,反堕胎曾是一种重要的特殊利益恐怖活动动机,在当时引发不少恐怖活动。90年代以后,环境保护、动物权利保护等成为特殊利益恐怖主义运动的主要思想根源。尤其是民主党以立法形式推动同性恋合法化,并不能获得以奉基督教为圭臬的大部分美国人的支持。

在这些基础上,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分裂,原来隐藏在自由民主光辉下的贪污、腐败以及权钱交易等的暴露,也加速了整个社会的分裂与不信任。

外部

外部原因也是多样化。美国公民的免签待遇,为一些美国极端分子接触恐怖分子及其思想、接受恐怖主义训练提供了便利。而在目前反恐法律体系之下,美国反恐部门很难对美国籍恐怖嫌疑犯采取预防性措施。其结果是,一些恐怖嫌疑人虽然早就在美国反恐部门的监控名单之中,但最终仍然成功实施了恐怖活动。

由于美国对“外部”的过度防范,互联网的发达,恐怖组织更倾向于通过互联网等媒介招募“独狼”效忠者,怂恿这些人发动小规模袭击。这些人不仅包括恐怖分子,甚至也可能是出现严重个人问题的普通人。随着恐怖组织及其分支机构的加紧渗透,越来越多的美国青年人成为潜在“独狼”。而一个人因狂热思想或仇恨心理实施的“独狼行动”,危害性更大,更难以追踪。

激进

枪击案发生后,奥巴马、希拉里以及特朗普分别作出回应。前两位回应的重点仍然是控枪以及保护同性恋者的合法权益,特朗普则喊话奥巴马,要求其表现强硬,不然就下台。

而有意思的是,凤凰城同性恋官方推特竟然背弃了民主党,而直接发推称惨案发生后正式为特朗普背书,并表示已经受够了。

频发的“本土恐怖主义”,让美国民众陷入到了更严重的恐惧与焦虑中。与其担惊受怕,不如寻找一个激进而强有力的领导者来改变现状,已经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为什么特朗普能够从一个笑话一直到今天的成功。

某种程度上来讲,恐怖组织在操纵着美国民众对恐怖主义和移民的恐惧。这有可能造成美国穆斯林民众受到进一步的排斥,从而让他们在国内变得激进。而这一案件又恰逢美国大选年,由此带来的影响,可能会深刻地影响美国很久很久。



相关阅读:
桂林民俗摄影团 http://www.133sy.cn/pic.asp?tid=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