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柯江谢白景(肤浅对白)小说

2020-08-13 05:54:19 来源:信捷资讯网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柯江谢白景,这里提供柯江谢白景小说阅读,肤浅对白小说讲述了。S大的寒假不能留校,意味着他必须得回家。但在今年,谢白景出奇地有些盼望假期尽快到来,他能回家乡喘息片刻,没有柯江令人如鲠在喉的撩拨。

《肤浅对白》精选:

细数柯江情史,他竟然只陪一任情人过过生日。

那次还并非刻意的陪伴,纯属情非得已。与人厮混至深夜,那人突然起身,从冰箱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蛋糕,上面只插了一根蜡烛,小心地将其点燃了,捧着向他缓缓走来。柯江完全摸不着头脑,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装出一份惊喜来,只好莫名其妙地说今天不是我生日啊。

那任已经记不清面孔的男友苦笑着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柯江是个很能体谅人的,他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自己的愧疚,现场给人订了价格不菲的礼物,温柔地扯开话题,将当时的场面圆得滴水不漏。之后不到一个礼拜,估计生日礼物还没给人送到,他已顺利地与之断得干干净净。虽对外说是柯江又腻了,但其中种种,想必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究竟如何。就像柯江心里想的,他早就过了走心的年纪,只想满足走肾的需求。一些甜蜜就当生活中的消遣,非要谈起感情来,不就太矫情了么?

柯江对着谢白景的资料发了会呆,反应过来,问小李:“我们公司对员工有生日福利没?”

小李愣了愣。

“算了,”柯江又似改了主意,满不服气地嘀嘀咕咕,“他哪配的上。”

除了他的生日有点儿价值外,这份资料上压根什么有点意思的信息都没有。柯江看来看去真不信了,难道谢白景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反而没有半点破绽?柯江在座椅上枯坐半晌,觉得十分挫败。等不到下班时间,他提前喊来司机,拖拖踏踏地回了自己家,倒在床上不想动弹。

不知道那小子在干嘛呢?柯江想,估计躲哪儿得意呢吧。

柯江每年过生日,都会叫上一大帮子人庆祝,众人吃喝玩乐,他收礼物收到手软。虽出身不正,但有祖荫傍身,上流圈里至少在明面上都把他当做柯家正儿八经的小少爷看待。他成年那年生日包了个游轮,在海上过的,热闹非凡,赶上网上批判富二代的时候,还上了回新闻,被家里紧急撤了下来。今年过生日时他虽不在国内,但由他妈亲自办了场小晚宴,只请了些在国外的朋友,也还算温馨。而谢白景那人,性格那么坏,说句甜点儿的话都不会,对顶头上司还能甩脸色摆谱子,他看资料写的谢白景也出自单亲家庭,家乡又不在S城。就他今天在S大来说,这人的舍友看起来都怪怕他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陪他过个生日。

柯江想了一会,又有那么一点儿心软,不过也就一点。

他趴在床上打了个电话给小李,让他安排公司的人给谢白景发个生日福利,还附带强调不能太多,就意思意思得了。电话打完了,他的心又邦邦硬,仿佛一个做完慈善的万恶资本家,翻了个身开始具体规划如何收服谢白景那条犟驴。

李助理还在公司待着,突然收到这个要求满头雾水。柯江也没说具体要怎样,李助理对那句“不能太多,意思意思得了”仔细揣摩许久,着实不能彻悟,只好糊里糊涂地紧急安排人订个生日蛋糕送至S大。至于谢白景收到还配着花的蛋糕是怎样无可奈何气极反笑,这就不归他操心了。

柯江在晚上接到谢白景的电话。谢白景的声音透过电磁,显得愈发冷淡:“我以为我白天说得很清楚了。”

“说清楚什么?”柯江舒舒服服地泡在按摩浴缸里,手机开着免提,半闭着眼懒洋洋地。

谢白景:“我不需要蛋糕和花。”

“员工福利罢了,”柯江打了个哈欠,“怎么?我不是你老板,还是你不算我员工?小谢,对上司要礼貌一点知道吗。”

对面沉默几秒,谢白景缓慢地说:“好的,柯总。”

柯江的颊边凹出一个浅浅的窝,抬起还滴着水珠的手,将通话划断。

资本家柯总扮演上司上了瘾,成天可劲拿着“老板”“上司”的名头压迫谢白景。柯江想了几天算是想明白了,他险些真被一个小他几岁的年轻人给唬住。谢白景所谓的底牌也不过是虚张声势,佯装自己无所畏惧,更像是小孩儿对着大人举起了他的自制弹弓。柯江是太把他放在心上,才觉得真不得了了。小谢平日对正事儿的态度,一点也不像是真不在乎。他现在想法又转了个弯儿,你不是不愿意跟我处么?那你总不能真不工作吧,我拿正事跟你说,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于是,他恢复以往找谢白景的频率,只不过都带上了“正事儿”的名义。今天说要谢白景来看份合同,到公司了就说文件还没印出来;过两天说要他来拍个视频,结果就在柯江办公室拍,柯江拍。如此种种,谢白景也不是傻的,去了几回后就连连推脱,说自己要考试要交论文。再过几次,又说要去拍节目——这倒是真的。这回柯江没再找理由跟着过去,只收到几张节目组发给公司的照片,谢白景在里边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等他拍完节目回来了,柯江又开始了。他自己喊人已经没有效果,转让助理小李喊。小李将谢白景叫来公司,确实不像作假,要么是把他带进棚里去锻炼,要么监督他好好上课,只是偶尔会有柯总“不经意”地路过罢了。

谢白景面对小李,就不那么好拒绝了。小李是根老油条,拿捏准了柯江就想折磨谢白景的心思,对着谢白景常常软硬兼施,说完问题的严重性又开始卖可怜:“小谢啊,你也知道柯总是什么脾气,我能怎么办呢?我也是拿工资过活的人,你饶了我吧。”

谢白景通常不理,他又开始了:“再说柯总的脾气都是一时一时的,你看这规划的多好,你今年一过必须得大红大紫,现在不努力,将来怎么受得住啊?”

小李比柯江还能念,谢白景受不住了,干脆主动去公司报道。

人也确实没说错,柯江属实没有亏待他,哪怕谢白景给他下了那么大面子,也没作出徐立鼓动的什么封杀威胁的把戏。他甚至专门知会了公司,将谢白景作为新锐今年签下的新人之一力捧,发展规划让人做得详详细细,各种资源都在联系中,还专门派了经验丰富的老师给谢白景小班指导。不过这一切准备都只给谢白景漏了一些声,他未来要打哪些酱油都还只是位于一个又一个文件上的秘密,于谢白景而言,他只知道自己在公司的课程负担越来越重,过了年会变得更忙碌一些。

天气一天天地变冷,甚至飘了小雪。在往年,谢白景都不喜欢寒假与过年。S大的寒假不能留校,意味着他必须得回家。但在今年,谢白景出奇地有些盼望假期尽快到来,他能回家乡喘息片刻,没有柯江令人如鲠在喉的撩拨。

而小李一个电话又再次打破了他隐秘的期待:“小谢,寒假不能住校吧?记得明天过来看一下宿舍,可以慢慢地搬东西过来了。”

怕他不同意,还连忙补充:“这真不是小柯总吩咐的。等以后会给你安排其他地方住着,住在学校总归不方便,对吧?”

谢白景又能怎样,只敷衍地“嗯”了一声,权当答应。

图集

推荐
最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6-2020 信捷资讯网